.
儿童癌病基金 关爱同行逾三十载
儿童纾缓服务基金
儿童纾缓服务基金

阳光小子

阳光小子

拥抱爱 拥抱哀伤

父母的爱是义无反顾的。

 

在漫长的治疗路上,生命设下一道又一道的难关,父母纵有再多辛苦也得咬牙跨过。但原来最难最痛的,是面临孩子病况骤变、生死悬于一缐的时候……

 

九岁的天颖于两年前患上癌病,好不容易熬过长达一年半的化疗,开始接受骨髓移植。治疗的进度本来颇为理想,父母也开始默默盘算着出院后的各项安排,孰料病况突然急转直下,原本的治疗计划被迫中断,天颖被紧急送入深切治疗部。接下来的日子,母亲日夜守候在侧,一颗心悬在半空,随着病况的反覆一直起起跌跌。

 

在这些病情反反覆覆的日子里,难以看见一丝曙光,瞬息万变及令人沮丧的资讯接踵而至,一次又一次与医疗团队的家庭会议,和伴随而来的每一个决定,都给父母难以想像的压力。

 

「病情真的不能逆转吗?怎会这样,我相信有一天他会跟我一起回家。虽然机会渺茫,医生总得找个方法去帮助天颖吧!」

「看到他的痛苦,我是否应该放手,让他离开?」

「怎样把这个噩耗告诉爷爷嫲嫲?让他们看到天颖这个样子,他们能承受得住吗?」

 

作为同行的社工,陪同父母一起参与和医疗团队的会面,支持他们盛载惊心动魄的资讯,帮助他们暸解情况,在矛盾和混乱中有足够的时间和心灵空间,整理思绪,细想在十字路上如何走下一步,并提供适时的情绪和心理层面上的支援。

 

不止一次,我陪伴着日渐憔悴的母亲,聆听她的盼望,盛载她的泪水、忧虑和恐惧。「我信他会好起来的!」母亲总是这样告诉我。奈何,期待中的奇迹迟迟沒有出现,经过漫长的战斗,天颖小小的身子已无法再负荷更多的治疗,每况愈下。父母眼见心爱的孩子饱受病痛的折腾,自己却爱莫能助,内心的悲痛不可言喻。

 

某个深夜,我收到深切治疗部医生的紧急通知,再一次病危告急,令父母陷入天人交战的痛苦和恐惧中。当我抵达时,母亲早已哭成泪人,满满的哀伤充斥着深切治疗部的病房:

 

「他太辛苦了,我实在不忍心,宁愿痛的是我,辛苦的是我,这样沒有任何生活 质量可言的日子,对他来说实在太残忍了……我不肯定现在是不是应该放手的时候,很怕如果过早放手,以后会内疚;但看着他这么辛苦,又怕延长他的痛苦……」

 

由午夜到清晨,母亲一直紧紧握着天颖的手,一边抚着他的小脸,一边分享关于天颖的点点滴滴,从他的性格、他的兴趣、到他最快乐的时光……一起拥有过的回忆,是家人与病童最好的连繫,也是最美丽的爱的见证。我很感恩天颖母亲能与我分享这些属于他们独一无二的回忆。当晚父亲未能赶来,为了让父亲也可以与天颖说说话,我提议母亲致电父亲,让父亲能透过电话陪伴在侧。

 

「你如果累了,就放心去做小天使吧! 我们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捨不得放手,是爱,但若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时候,父母要接受及允许;拥抱爱,拥抱哀伤,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当知道离別在即,父母所经歷的哀伤是无法估计的,有那么多未来得及完成的愿望,有那么多纠结的情绪,身心疲惫不堪,及时的介入和身心灵支援,有助减少他们日后的遗憾。

 

作为同行的社工,我感恩父母的信任,允许这一路的相伴。祝福天颖,也祝福这充满爱和勇气的一家。

 

《童心》第五十三期(2018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