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English   |   简体中文 查看完整版本
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消息和活動  消息和活動  治療兒童癌症的新趨勢 ─ 標靶治療

治療兒童癌症的新趨勢 ─ 標靶治療


一直以來,化學治療和放射治療是傳統醫療癌症的方法,而手術切除則主要用來治療實體瘤。事實上,傳統的化療和放射治療的短暫副作用都為人所熟悉,例如頭髮脫落和嘔心等。不過,較少人知的則是治療後數年才顯現的後遺症,如器官衰竭和繼發性癌症等。

 

所以,醫學界一直致力尋找更完善的治療方案。近年,坊間出現治療癌症的新名詞 ─「標靶治療」。「標靶治療」更被冠以癌症患者的新救星,但是,究竟標靶治療是什麼?它的功效又如何呢?

 

兒童癌病基金特別就此訪問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臨床醫學副教授蔣國誠醫生,了解一下標靶治療這新療法。

 

蔣醫生說,標靶治療是近幾年才流行的醫學名詞。簡單點來說,「標靶治療」就是用針對性的藥物來對付癌細胞,而科學家就因應癌細胞特性而研發具針對性的標靶藥物,這樣的藥物,既可以提升治療的成功率,又可以因為藥物的針對性,使其他正常細胞不會被影響,殃及池魚。

 

雖然「標靶治療」這名詞是近幾年才流行,但是其實這種療法在早年已經出現。蔣醫生舉例說,十幾年前,醫學界發現全反式維甲酸 (all trans retinoic acid, ATRA) 在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acute myeloid leukemia, AML) 的第三型 ─ 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 (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 APL) 細胞中的獨有融合蛋白PML-RARA上可發揮作用,針對性令癌細胞凋零。

 

由於這種PML-RARA融合蛋白不會出現在一般的血液細胞中,因此,這種治療只針對APL癌細胞。雖然當年「標靶治療」這個名詞並未出現,但是ATRA已一早被認定為具有針對性的標靶藥物,用來對付APL。

 

不過,應用在兒童腫瘤科的標靶藥物數量並不多,因為研發在成人癌症治療的藥物數量遠多於治療兒童癌症藥物,只有少量的標靶藥物能成功通過所有測試,所以最終能被臨床證實可治療兒童癌症的標靶藥物數目並不多。例如,具抗CD20單株抗體功能的藥物Rituximab能用來對付淋巴瘤 (lymphoma)、單株抗體的3F8對付神經母細胞瘤 (neuroblastoma) 的癌症,具有抑制功能的標靶藥物Glivec能治療慢性骨髓白血病 (chronic myeloid leukemia, CML) 等。

 

就以治療CML為例。

 

標靶藥物Glivec在臨床治療功效的成績最為顯著,Glivec能針對CML融合蛋白BCR-ABL,改變了整個治療CML的方案。由於Glivec的治癒率明顯地高於過往的標準一線藥物,如傳統的化療藥物和干擾素,在九成病人身上,Glivec的藥性能被大多數的病人所容納而又能保持較長的病情控制期。所以,Glivec現時已取代化療藥物和干擾素成為一線藥物。

 

那麼會否有一天化療會被標靶治療完全取代呢?

 

蔣醫生回應說,在短時間內不會出現這情況,其實只是Glivec的標靶治療的臨床功效最為成功,大多數的癌症都不能長時間用單一的藥物來治療,因為抗藥性會無可避免的出現,所以,結合幾種的治療方法是必須的。

 

蔣醫生續說,其實現時的標準治療方案的藥物都能治好約七成的兒童癌症病例,而標靶藥物的研發和應用是希望能把治療率再提升。他期望,大眾應該對標靶藥物抱著開放的態度,留意著標靶藥物的應用和發展,但同時要抱有科學家求證的態度,一定要以臨床證明作為藥物應用的依歸,切忌盲目追捧新藥。

 

兒童癌病基金一直以來都有撥款資助有需要的癌症兒童購買標靶藥物。在過去五年,基金已資助逾百萬港元,為超過廿名患者購買標靶藥物,延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