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English   |   繁體中文 查看完整版本
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本会病童  基金网志  《真发与假发》

《真发与假发》


十六岁时确诊脑癌后,我做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手术。其实,自第一次手术后,头发便一直凋零,一直都是疏疏落落的。外表因着化疗、电疗而改变,很不习惯呢!

 

尤其是每当我望镜子的时候,总是看到鬼!真惨不忍睹,救命啊!

 

我试过戴不同的假发。其实有些假发的像真度颇高,但假发始终是假发,当每次回到家时,总会以九秒九的高速把它摘下来。假发很焗,感觉一点都不好受!不要说是夏天,光是冬天我的头会被假发焗至冒出汗来,戴假发实在太辛苦了!

 

我试过用戴帽代替戴假发,虽然没有那种焗促感,可是帽子终归是帽子,当大风一吹,帽子就好像有翅膀般飞走,令我好狼狈。有时为了拾回帽子,便要屈膝向下蹲,真的非常尴尬。

 

就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儿童癌病基金的社工林姑娘替我找来与别不同的假发。那个假发是用真发织成的,所以没有其他假发般焗促,果然,当我戴上它时,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为了使它再好一点,我决定到真发中心做一个焗油。在一个下午,我和林姑娘一起到真发中心,因为我们都比原定的时间早,故在真发中心附近搜寻合适的头巾,很可惜,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头巾。

 

做完焗油后,我再约林姑娘到真发中心拿取假发,看见那假发明亮了很多呢!我试戴上后,顿时有犹如再生的感觉﹕“很舒服啊!再次有头发的感觉多么好!”

 

记得找不到合我心意的头巾时,我真的很不甘心呀!天大地大,为什么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呢?后来,儿童癌病基金的另一位社工建议我,其实可以自行用一匹布弄个头巾来,那便可以因自己的需要而选择合适的颜色和尺寸。我顿时心想:“对!为什么我想不到呢?”

 

现在不论是上街或工作,我也会戴上假发或颈巾。有一天,同事跟我说如果我不说,真不知道原来头发是假的!我很开心,多谢儿童癌病基金的帮忙。

 

美凤(康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