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English   |   繁體中文 查看完整版本
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本会病童  基金网志  《首次当司仪的我》

《首次当司仪的我》


今年7月28日是「儿童癌病基金」一年一度主办的「亲子反斗大派对」。派对在西贡保良局北潭涌渡假营举行,一共有29个家庭,近90人参加。我以义工身份参与其中,更有幸担当晚会派对的司仪。

 

当我知道被委以重任要担当司仪时,既喜且忧,喜是能够为活动出一分力,忧是我首次当司仪,不知能否胜任。但既然答应「帮手」,就只好硬着头皮,尽力而为吧!

 

原来做司仪一点也不简单。

 

首要做的事是跟拍挡「度稿」。我和拍挡阿Mo都是「新手」,没有当过司仪的经验,所以一开始,我们真的无从下手,不知如何撰写司仪稿。大家只好参考一些大型电视节目或筹款节目的司仪对白,从中「偷师」。我们还要不停翻阅当晚活动流程,设计一些最能配合游戏的情景对白,希望带出每个游戏的特点而又保留神秘感,吸引着参加者和维持派对气氛。我们抓破头皮,经过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不停的「脑震荡」,才完成司仪稿。

 

到了当晚,紧张的事刻到了。当时的我表面看似镇定,但其实内心十分紧张,我和拍挡阿Mo互相开解,希望减低大家的紧张情绪。接过「咪高锋」后,台下所有参加者都望着我俩时,真的难以形容内心的压力啊!我吞吞口水,吐出第一句说话:「派对正式开始。」

 

在全晚的一小时活动中,我们面对不少难题。

 

第一,背诵对白。在有限的准备时间之下,司仪稿的对白是不可能一字不漏背诵出来的。正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有时对白要在我的脑中实时删改,作出临场反应,配合气氛,最重要的是让参加者知道重点和游戏内容。

 

第二,控制秩序。参加者有大人、长者和小孩,大家高高兴兴的参加派对,自然玩得忘形,所以难免有时没有留意司仪解说游戏。幸好有其它义工从中协助,不时向参加者解释他们忽略的内容。

 

第三,打破闷局。我和阿Mo并不是金牌司仪(其实,连银牌、铜牌也算不上),有时对白可能不够吸引,所以我们会用肢体动作,例如挥挥手,或者大喊问参加者:「好玩吗?」「玩得开不开心?」,希望藉此带动气氛,令参加者投入其中。

 

总体而言,首次当司仪的的经验是不错的,我对自己的表现亦感到十分满意。当晚整个派对是十分成功的,家长、小孩玩得投入,乐而忘返。当看到他们抛开平日的烦忧,享受当晚游戏带来的快乐,我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次活动的成功全归功于一众义工齐心合力,不辞劳苦,为参加者预备最妥善的安排。最后,我要感谢好拍挡阿Mo,与她合作是一大乐事,加上一班众志成城的义工,令我感到十分开心。

 

希望将来能再与大家有机会合作,为儿童癌病基金做义工。

 

阳光大使

嘉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