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English   |   繁體中文 查看完整版本
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本会病童  基金网志  《相识廿载》

《相识廿载》


与儿童癌病基金相识了廿载,回想缘起时,真的像一场梦。

1991年,当我还在中文大学进修护士课程时,香港当年有个「救救小哥顿」运动,我参与其中,献上人生的第一次 ─ 捐骨髓。我的骨髓与小哥顿不符,但过了一年,韦尔斯亲王医院找我,告诉我我的骨髓与一个与癌症博斗的小孩肳合。结果,我做了手术把骨髓捐出,做完手术后,坐在病床休养时,两个不相识的人来探望我。啊!原来是儿童癌病基金的基金会员Lily和许生。他们来探望我是要代表小孩和基金道谢以及向我介绍儿童癌病基金。自此,我参加了儿童癌病基金的义工工作,及后成为了基金会员。

中文大学毕业后,我在韦尔斯亲王医院妇产科任职,当时几乎每日都看到婴儿出世,生生不息,但心里头总是想起癌症儿童。当时,我捐骨髓不过是物质上的,但心想,护理才是最重要的一环,因此,做了妇产科护士一年多后,我申请调职至儿童肿瘤科。当时的妇产科同事一知道我申请调往儿童肿瘤科,他们都十分惊讶,妇产科每日见到婴儿出世,儿童肿瘤科每日却要目睹病童受的煎熬和死别。然而,我却意志坚定,因为我好想调往儿童肿瘤科,学习照顾癌症儿童。

过了几年,专门护理晚期病人及善终服务的南朗医院向我招手,我于是转往南朗医院工作,学习照顾末期癌症的成人。在南朗医院的期间,我见证着不少病人的死亡,陪伴他们走完人生的旅程。

因为有了照顾末期癌症病人的经验,我希望能为晚期的癌症病童,提供有质素的纾缓服务,亦深切体会家人面对亲人离世的伤痛、无奈和无助感。因此,当儿童癌病基金在1999年成立家居及纾缓护理服务时,我加入这全新的队伍。

这全新的服务是当时全港首创,我与另外两位护士同事一起向各大医院解释什么是纾缓服务,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每日我们这支纾缓及家居服务謢士队伍走访全港九龙新界,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家居纾缓服务,以及与医院合作。慢慢地,我们与医院建立了良好关系,让更多有需要的家庭能接触基金及接受有关的服务。

不经不觉,认识儿童癌病基金已十八年,做家居及纾缓护理服务亦已十一年,我昐望这服务能继续为有需要的病童及其家庭服务,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孤单的。

专业服务经理(纾缓及暂顾服务) 林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