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View Full Version
Children's Cancer Foundation  Our Patients  CCF Blog (Chinese Version Only)  《相識廿載》

《相識廿載》


與兒童癌病基金相識了廿載,回想緣起時,真的像一場夢。

1991年,當我還在中文大學進修護士課程時,香港當年有個「救救小哥頓」運動,我參與其中,做了一世人第一次做的事 ─ 捐骨髓。我的骨髓與小哥頓不符,但過了一年,威爾斯親王醫院找我,告訴我我的骨髓與一個與癌症博鬥的小孩肳合。結果,我做了手術把骨髓捐出,做完手術後,坐在病床休養時,兩個不相識的人來探望我。啊!原來是兒童癌病基金的基金會員Lily和許生。他們來探望我是要代表小孩和基金道謝以及向我介紹兒童癌病基金。自此,我參加了兒童癌病基金的義工工作,及後成為了基金會員。

中文大學畢業後,我在威爾斯親王醫院婦產科任職,當時幾乎每日都看到嬰兒出世,生生不息,但心裡頭總是想起患癌病的病童。當時,我捐骨髓不過是物質上的,但心想,護理才是最重要的一環,因此,做了婦產科護士一年多後,我申請調職至兒童腫瘤科。當時的婦產科同事一知道我申請調往兒童腫瘤科,他們都十分驚訝,婦產科每日見到嬰兒出世,兒童腫瘤科每日卻要目睹病童受的煎熬和死別。然而,我卻意志堅定,因為我好想調往兒童腫瘤科,學習照顧癌症兒童。

過了幾年,專門護理晚期病人及善終服務的南朗醫院向我招手,我於是轉往南朗醫院工作,學習照顧末期癌症的成人。在南朗醫院的期間,我見證着不少病人的死亡,陪伴他們走完人生的旅程。

因為有了照顧末期癌症病人的經驗,我希望能為晚期的癌症病童,提供有質素的紓緩服務,亦深切體會家人面對親人離世的傷痛、無奈和無助感。因此,當兒童癌病基金在1999年成立家居及紓緩護理服務時,我加入這全新的隊伍。

這全新的服務是當時全港首創,我與另外兩位護士同事一起向各大醫院解釋什麼是紓緩服務,我們的工作是什麼。每日我們這支紓緩及家居服務謢士隊伍走訪全港九龍新界,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家居紓緩服務,以及與醫院合作。慢慢地,我們與醫院建立了良好關係,讓更多有需要的家庭能接觸基金及接受有關的服務。

不經不覺,認識兒童癌病基金已十八年,做家居及紓緩護理服務亦已十一年,我昐望這服務能繼續為有需要的病童及其家庭服務,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孤單的。

專業服務經理(紓緩及暫顧服務) 林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