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網誌
《首次當司儀的我》

今年7月28日是「兒童癌病基金」一年一度主辦的「親子反斗大派對」。派對在西貢保良局北潭涌渡假營舉行,一共有29個家庭,近90人參加。我以義工身份參與其中,更有幸擔當晚會派對的司儀。

 

當我知道被委以重任要擔當司儀時,既喜且憂,喜是能夠為活動出一分力,憂是我首次當司儀,不知能否勝任。但既然答應「幫手」,就只好硬着頭皮,盡力而為吧!

 

原來做司儀一點也不簡單。

 

首要做的事是跟拍擋「度稿」。我和拍擋阿Mo都是「新手」,沒有當過司儀的經驗,所以一開始,我們真的無從下手,不知如何撰寫司儀稿。大家只好參考一些大型電視節目或籌款節目的司儀對白,從中「偷師」。我們還要不停翻閱當晚活動流程,設計一些最能配合遊戲的情景對白,希望帶出每個遊戲的特點而又保留神秘感,吸引着參加者和維持派對氣氛。我們抓破頭皮,經過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不停的「腦震盪」,才完成司儀稿。

 

到了當晚,緊張的事刻到了。當時的我表面看似鎮定,但其實內心十分緊張,我和拍擋阿Mo互相開解,希望減低大家的緊張情緒。接過「咪高鋒」後,台下所有參加者都望着我倆時,真的難以形容內心的壓力啊!我吞吞口水,吐出第一句說話:「派對正式開始。」

 

在全晚的一小時活動中,我們面對不少難題。

 

第一,背誦對白。在有限的準備時間之下,司儀稿的對白是不可能一字不漏背誦出來的。正所謂「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有時對白要在我的腦中即時刪改,作出臨場反應,配合氣氛,最重要的是讓參加者知道重點和遊戲內容。

 

第二,控制秩序。參加者有大人、長者和小孩,大家高高興興的參加派對,自然玩得忘形,所以難免有時沒有留意司儀解說遊戲。幸好有其他義工從中協助,不時向參加者解釋他們忽略的內容。

 

第三,打破悶局。我和阿Mo並不是金牌司儀(其實,連銀牌、銅牌也算不上),有時對白可能不夠吸引,所以我們會用肢體動作,例如揮揮手,或者大喊問參加者:「好玩嗎?」「玩得開不開心?」,希望藉此帶動氣氛,令參加者投入其中。

 

總體而言,首次當司儀的的經驗是不錯的,我對自己的表現亦感到十分滿意。當晚整個派對是十分成功的,家長、小孩玩得投入,樂而忘返。當看到他們拋開平日的煩憂,享受當晚遊戲帶來的快樂,我便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次活動的成功全歸功於一眾義工齊心合力,不辭勞苦,為參加者預備最妥善的安排。最後,我要感謝好拍擋阿Mo,與她合作是一大樂事,加上一班眾志成城的義工,令我感到十分開心。

 

希望將來能再與大家有機會合作,為兒童癌病基金做義工。

 

陽光大使

嘉駒